并非只有硝烟才算战争巴金

/ / 2015-10-25
在他一切的作品中都满溢着纯洁的青春气息。《家》尤其浓厚。这种气息反映一颗单纯的心灵,读他的小说,你毫不感到是在绞汁写出来的,是唱出来的,呻吟出来的,是自然的天吁。这不是艺术,而是天赋。如他所说:“永生在青春的原野”。 每天晚上,总是妻带着孩...

  在他一切的作品中都满溢着纯洁的青春气息。《家》尤其浓厚。这种气息反映一颗单纯的心灵,读他的小说,你毫不感到是在绞汁写出来的,是唱出来的,呻吟出来的,是自然的天吁。这不是艺术,而是天赋。如他所说:“永生在青春的原野”。

  每天晚上,总是妻带着孩子先睡,他睡得比较迟。他临睡时总是要去望那个躺在妻的身边,或者睡在妻的手腕里的孩子的天真的睡脸。这面容使他忘记了自己的一切,他只感到无限的爱,他忍不住俯下头去亲吻那张美丽的小脸,口里喃喃地说了几句含糊的话。这些话并没有什么意义,它们是自然地从他的口中吐出来的,那么自然,就像喷泉从水管中喷出来一样。它们只是感激、希望与爱的表示。

  然而,父母对于孩子之爱,有时竟也似被迷雾笼了双眼,不懂得为他们长久考虑。便如小说中

  “感激、希望与爱”,父母对子女的爱由觉新身上可见一斑。这样的爱不带任何雕饰,清水出芙蓉般地纯粹洁净,而又如同一道符咒世代相传。当每一个初为人父母的人俯首亲吻孩子时,谁能想到,从前的自己,也曾在睡梦中享受过这爱的盛宴?

  “感激、希望与爱”,父母对子女的爱由觉新身上可见一斑。这样的爱不带任何雕饰,清水出芙蓉般地纯粹洁净,而又如同一道符咒世代相传。当每一个初为人父母的人俯首亲吻孩子时,谁能想到,从前的自己,也曾在睡梦中享受过这爱的盛宴?

  每天晚上,总是妻带着孩子先睡,他睡得比较迟。他临睡时总是要去望那个躺在妻的身边,或者睡在妻的手腕里的孩子的天真的睡脸。这面容使他忘记了自己的一切,他只感到无限的爱,他忍不住俯下头去亲吻那张美丽的小脸,口里喃喃地说了几句含糊的话。这些话并没有什么意义,它们是自然地从他的口中吐出来的,那么自然,就像喷泉从水管中喷出来一样。它们只是感激、希望与爱的表示。

  第五句:她跟别的少女一样,也有漂亮的面孔,有聪明的心,有血肉的身体。为什么人们单单要蹂躏她,伤害地,不给她一瞥温和的眼光,不给她一颗同情的心,甚至没有人来为她发出一声怜悯的叹息。充分写出了时许对这个花季少女的残害。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第四句:过去17年中鸣凤所能够记忆的是打骂、流眼泪、服侍别人,此外便是她现在所要身殉的爱。她的生活里是永远没有明天的,他失望了,他对世界失望了,他对这个世俗的社会失望了,作者用简练的语言充分表达自己的同情和人心的险恶。

  第一句:用“面具”充分显示了老舍对精神世界的理解,人们活在痛苦中,走不出的圈子,体现了世俗观念对人们的残害。,呼吁人们要向着正确的道路发展,批判了社会的险恶,表示了他对世俗的人的批判和同情。

  第六句:她觉得自己没有力量支持了。空气里还弥漫着她哀叫的余音,一个少女的心,就这样在人们世俗的眼光里彻底破碎。他的心里充满了绝望。明天,在他眼里,就是一把刀,剜在他的心上。在书里,老舍也充分表达了自己的同情,表达了他对明天的新社会的希望。

  第六句:她觉得自己没有力量支持了。空气里还弥漫着她哀叫的余音,一个少女的心,就这样在人们世俗的眼光里彻底破碎。他的心里充满了绝望。明天,在他眼里,就是一把刀,剜在他的心上。在书里,老舍也充分表达了自己的同情,表达了他对明天的新社会的希望。

  他并不知道从前他还是一个孩子的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