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家中的积蓄被人取走陈独秀

/ / 2015-10-25
晚年的陈子美患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2004年2月25日,她突然发病被送进医院,此间无任何亲人来看望她。4月14日下午4时,陈子美客死纽约。她在美国纽约皇后区圣约翰医院冷清离世,少有人过问,...

  晚年的陈子美患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2004年2月25日,她突然发病被送进医院,此间无任何亲人来看望她。4月14日下午4时,陈子美客死纽约。她在美国纽约皇后区圣约翰医院冷清离世,少有人过问,后事拖了一月之余。

  陈子美忧愁、无奈,回到上海。她凭着一手妇产科的医术,在一家医院谋得助产士一职。

  陈子美一家在香港小住后,又取道回上海。不久,陈子美与张国祥的感情彻底破裂,她带着四个儿女另租房分居。抗战期间,上海滩物价一日三涨,生活越来越窘迫。于是,陈子美带着子女搬到南京,住在下关,过着像她母亲当年带着她与弟弟独居南京时那样穷苦的生活。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她才与张国祥正式离婚。然而,张国祥不给她及其子女生活费,一个弱女子哪能养得起四个儿女?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陈子美只得忍痛割爱,丢下四个亲生儿女,毅然离去。

  1939年5月,日本飞机对陪都重庆实施战略性大轰炸。陈子美又匆匆逃离重庆,经昆明到香港。

  直到1956年,张树德考取山东大学,向在上海的母亲告别时,陈子美才给她看了外祖父陈独秀的照片。陈子美“文革”到香港后,很长时间没有信息,生死不明,音讯全无。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与比她大十岁,在南京银行和供销社供职的张国祥相识,从此相爱。张国祥与陈子美结婚前已经有妻室子女,但他一直瞒着陈子美。1936年,陈子美生第三个孩子即二女儿张树德时,张国祥找来一个称之为“表妹”且带着个孩子的保姆来照顾她。不久,这个“表妹”保姆亮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表妹“保姆”便是张国祥的结发妻子蔡氏,那个小孩即是张国祥与蔡氏所生最小的女儿。此时的陈子美才如梦初醒,她与张国祥大吵并要与之离婚。张国祥无奈,只得与结发妻子蔡氏离婚。

  1937年,陈子美与张国祥携二子三女避难重庆。1938年8月,陈独秀偕同第三位妻子潘兰珍,也避难于与重庆毗邻的江津。陈子美要去看望父亲,但张国祥却不让她去。原来,1932年10月,陈独秀在上海被捕后判刑关押在南京监狱,此时张国祥与陈子美已完婚,陈子美带着张国祥去狱中探望陈独秀。当陈子美把自己与张国祥的婚事告诉父亲时,陈独秀十分不快,厉声斥责道:“年幼无知,后果不堪设想。”父女俩在狱中吵了起来,陈子美与张国祥转身就走。后来,张国祥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他阻止陈子美去江津看望陈独秀。

  陈子美去世遗体无人认领的消息见报后,情况才发生变化。陈子美仍在中国大陆的长子李大可2004年5月21日得到消息后,立即电告他在纽约的朋友,他正在办理有关手续前往纽约善后,并表示将“按照母亲的遗愿找出当年的结婚礼服,让母亲下葬时穿上”。陈子美的公祭仪式于2004年5月25日在纽约举行。

  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生活,使陈子美对世事看得很开,虽然受过不少苦,但对生活从不抱怨。1970年,年已60岁的陈子美带着幼子来到香港,之后又于1975年申请来美,在朋友的帮助下,为幼子申办了合法居留身份。

  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自1994年前起,便有义工照料陈子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执行长张济舵表示,如陈子美的亲人一直无法现身,慈济基金会愿意出力,在市政府的允许下送陈子美走完人生路上的最后一程。

  陈子美晚年在美国并不顺利。陈子美1982年在纽约皇后区买了一套公寓,从此就长期定居在这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1991年陈子美因病入院期间,放在家中的积蓄被人取走,她曾因无力负担公寓管理费而面临被逐出公寓的困境,最后在热心人士和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

  与陈子美生前关系密切的希腊裔邻居普洛斯说,陈子美晚年身体相当衰弱,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78岁的普洛斯从院方得知陈子美去世的消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