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日时期的陈独秀和李大钊陈独秀

/ / 2015-10-25
1901年11月,陈独秀进入日本东京学校(早稻田大学的前身)学习日语。他参加了留日学生中最早的进步团体励志社,阅读了励志社自办的杂志《译书汇编》。该杂志专门转载欧美各国政治法律名著,如卢梭的《民约论》,孟德斯鸠的《法意》,穆勒的《自由原理》、斯...

  1901年11月,陈独秀进入日本东京学校(早稻田大学的前身)学习日语。他参加了留日学生中最早的进步团体励志社,阅读了励志社自办的杂志《译书汇编》。该杂志专门转载欧美各国政治法律名著,如卢梭的《民约论》,孟德斯鸠的《法意》,穆勒的《自由原理》、斯宾塞的《代议政体》等。这些巨著都是启蒙主义者推翻封建制度的锐利思想武器,是民主制度的理论指南,使他眼界大开。1902年春,陈独秀回到故乡安庆,发起了著名的藏书楼演说会,传播新思想,鼓吹拒俄、爱国。由于清地方当局的嫉恨和缉拿,他被迫于1902年9月再度赴日,寻找新的革命途径。

  早稻田大学的入学资格相当严格。校规规定,中学毕业生被录取后,必须经过一年半的高等预科,再经考试合格才能入大学本科。但李大钊没有经过预科,直接进入大学本科,显然是校方承认了他在永平府中学毕业后,又取得北洋法政专门学堂政治经济本科卒业的这一“入学前学历”。原籍为中国直隶省乐亭县,现住所即是前述中华基督教青年会馆,保证人言微。言微是当时中国驻日公使馆监督。

  这个会馆后来在反对“二十一条”斗争中,成为留日学生集会的场所。1915年2月11日留日中国学生在这里召开大会,通过决议,宣告留日学生总会成立。这里也是后来反袁斗争的活动基地。

  陈独秀于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之后,最后一次赴日,1915年回国。其间,他学习法语,同时帮助章士钊编《甲寅杂志》,生活极为清苦。学习法文为他阅读法国政治著作以及后来转向法兰西文明,提倡民主和科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次来日本,陈独秀还加入了“欧事研究会”。

  1916年初,护国战争爆发,全国掀起反袁斗争的风暴。李大钊全力投入这一运动,终于无法兼顾在大学的功课。因此第二学年实际只学了4个月。

  过去有的文章说,李大钊留学时期阅读了大量马克思主义著作,其中有河上肇译《资本论》等。经考查,不仅河上肇的《资本论》译本1927年才出版,河上本人之转向马克思主义也是十月革命以后的事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切史料能够证明,在这个时期李大钊直接阅读了马克思主义著作。

  和其他维新志士和革命战士一样,青年陈独秀之所以五度赴日,是因为他认识到“要救国,只有维新;要维新,只有学外国”。

  首先,陈独秀提出学习日本大办实业及其先进的生产技术与科学技术,以提高本国产品的质量、工艺水平,抵制外货侵入。陈独秀指出,日本从前也是不知道考究工艺的学问,各种产品都制造得不好,进口货一天一天多起来。明治维新后,日本商人懂得了这个道理,便大开工厂,仿造西洋各样货物。几年之后,便使国货占领了市场,外洋进货一年少似一年。后来,还实现了国货出口,卖给中国、朝鲜、南洋各地,因此,日本能够国富兵强,不怕西洋人欺负。而观中国,通商十几年,洋货日入,银钱日出,弄得国瘠民贫,举国昏昏,一天穷似一天,都是因为“不肯拿钱开办工厂”,“不肯讲求工艺制造的学问”。陈独秀担心,长此以往,中国甚而至于“灭种”、“亡国”。

  其次,陈独秀认为应该学习日本人文明进取的社会风尚。陈独秀早年从事文化革新运动,对中国传统的国民性深恶痛绝的陈独秀曾以奴性十足的“爱平和尚安息雍容文雅之劣等”民族和“卑劣、无耻、退让、苟安、诡易、圆滑之国民性”来概括中国民族和国民性。他认为日本人是“富于自由独立大和魂的日本人”,对日本人的“避害御侮自我生存之意志”尤为称道。日本军事思想家乃木希典“训练青年,当使身心悉如钢铁”的观点和实业家岩崎氏“以穷汉而成为日本第一富豪”的事迹,都曾被陈独秀看作与“美利坚力战八年而独立、法兰西流血数十载而成共和”的历史性事件具有同等意义,认为“此皆吾民之师资”。可见,早期陈独秀仿照日本改造中国社会的观点十分明晰。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