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父”陈独秀陈独秀

/ / 2015-10-25
1920 年 4 月,三位俄国人来到老渔阳里2号,他们是维经斯基(中文名吴廷康)和夫人库茨涅佐娃、翻译俄藉华人杨明斋。 1915年6月中旬,陈独秀结束了在日本的留学生活,乘坐轮船到达上海。他回到法租界嵩山路南口吉谊里21号,和阔别一年的妻子高君曼以及儿女住...

  1920 年 4 月,三位俄国人来到老渔阳里2号,他们是维经斯基(中文名吴廷康)和夫人库茨涅佐娃、翻译俄藉华人杨明斋。

  1915年6月中旬,陈独秀结束了在日本的留学生活,乘坐轮船到达上海。他回到法租界嵩山路南口吉谊里21号,和阔别一年的妻子高君曼以及儿女住在一起。他开始筹办《青年》杂志,找到上海亚东图书馆创办人汪孟邹,希望他担当杂志发行人。汪孟邹为难地说,他已经承担了几家杂志发行,无力承担新杂志的发行;。推荐了群益书社的兄弟老板陈子沛、陈子寿。

  1920年6月,陈独秀同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等人开会商议,决定成立组织,并初步定名为社会,还起草了党纲。

  中共静悄悄地在壮大,1922年7月16日,在上海南成都路辅德里(今成都北路7弄30号),中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陈独秀出席会议并被选举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

  1922年8月5日上午11时,法租界总巡捕房西探目长戴纳会同督察员黄金荣、华探目程子卿等,闯进陈独秀寓所,再次将他逮捕,带入卢家湾总巡捕房。陈独秀被捕消息见报,全国各地呼吁释放陈独秀,蔡元培等社会著名人士要求法国公使释放陈独秀。法租界当局于8月18日经会审公堂判决罚洋400元,再次将陈独秀释放。

  10月6日,上海《申报》发表了陈独秀被捕的报道,孙中山、蔡元培、胡适等人呼吁当局释放陈独秀,10月26日获释。李达、张太雷、张国焘等租了一辆车,到会审公堂将陈独秀接上车,一路上有人用俄语唱起《国际歌》。

  陈独秀是一位名闻中外的人物,他的辉煌事业在上海起步和飞跃,最终也在上海被捕入狱,步入人生的低谷。

  第二天,陈独秀与汪孟邹来到群益书社拜访陈氏兄弟。最终,陈氏兄弟答应承担新杂志的发行。

  “他对我的影响也许超过其他任何人。”后来回忆道,“陈独秀谈他自己信仰的那些话,在我的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这个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青年》杂志刚出版,头疼的事就来了,群益书社接到上海基督教青年会的来信,指责《青年》杂志和他们的周报《上海青年》名字相似,要求尽早更名。陈氏兄弟为了避免麻烦,建议杂志改名。陈独秀从第二卷开始,将《青年》杂志更名为《新青年》。

  8月,中国第一个党的早期组织(即中共上海发起组)就在陈独秀的家中,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今南昌路100弄2号)《新青年》编辑部正式成立。陈独秀担任中共上海发起组书记。

  事后,维经斯基向共产国际报告:陈独秀是“当地一位享有很高声望和有很大影响的教授”。

  1921年6月初,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来到上海,要李达等人召集各地早期组织的代表到上海,成立一个全国性的组织。

  《新青年》受到热烈欢迎,陈独秀也一鸣惊人。1916年年底,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邀请陈独秀出任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不愿受聘,他要在上海办《新青年》。蔡元培盛情相邀,并提议《新青年》编辑部搬到北大,陈独秀这才勉强接受。1917年,《新青年》编辑部迁到北京。1919年6月11日,陈独秀因散发传单遭到拘捕,9月获释。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