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身体受了这样大剂量的辐射已不可逆邓稼先

/ / 2015-10-25
许鹿希:“当时是防化兵没找着(弹头),邓稼先亲自去找。到今天你去问别人,人家还在反对,说是邓稼先根本不该去找,说科学家自己去趟那个弹坑是不明智的,可是邓稼先这个人,必定会去...

  许鹿希:“当时是防化兵没找着(弹头),邓稼先亲自去找。到今天你去问别人,人家还在反对,说是邓稼先根本不该去找,说科学家自己去趟那个弹坑是不明智的,可是邓稼先这个人,必定会去!”

  许鹿希从事的是神经解剖学,她是博士生导师,自己的科研任务很重,还要照顾老人、孩子。但她在邓稼先面前,从不提自己的辛苦,全力支持丈夫。唯有一次,她是真的和丈夫生气了!

  游泽华:“我们先到书店,他看了一会书。我都不晓得他要去那个地方,他说我们到广场去,他说我想去看看。那天天气好,人很多……”

  游泽华:“邓老我来看你来了,你现在还好吧,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四川你工作的地方,每天很多孩子们去看你,孩子们都以你为榜样,榜样的力量是很大的……”

  许鹿希:“后来他不听我的话,马上要走,要回去!多少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时他们在突破中子弹,非常需要他,所以我只好放他回去。”

  1964年10月16号下午3点,在新疆罗布泊沙漠腹地,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我国第一颗爆炸成功。

  邓稼先喜欢把孩子放在自行车上,带着他们兜风,工作虽然忙,但一有时间就会陪孩子们玩。许鹿希有时候觉得邓稼先自己看起来也像个孩子。

  邓稼先的两个子女,女儿邓志典定居国外从事医学工作,儿子邓志平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他们几乎没有公开接受过媒体采访,一家三代人唯一的公开“露面”,可能就是2015年出版的一本《邓稼先传》。在这本书的封面上,邓稼先黑白照片下,并列写着作者许鹿希、邓志典、邓志平和邓稼先未曾谋面的孙子的名字。一家三代以这样的方式照了一张“全家福”。

  1924年,邓稼先出生在书香门第,父亲邓以蛰是国学大师。1945年,他从西南联大物理系毕业,后在北京大学任教。1948年,邓稼先赴美国普渡大学物理系留学,获得博士学位。两年后,他放弃了优越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回到国内。

  许鹿希:“所以他在病情非常重,癌症扩散的时候,就是拼了命,在他去世前三个月,1986年4月,才把建议书写好。”

  那是70年代末,在一次氢弹试验中,飞机空投下氢弹,降落伞却没有打开,核弹从高空直接摔到了地上。正在现场指挥的邓稼先不顾大家的阻拦,决定进入预定的沙漠爆心去找那枚核弹。作为科学家,他当然知道弹头里装的钚239的辐射有多厉害,但他也知道,这一颗核弹头花了国家多少钱!作为理论设计负责人,他心里没有自己,只有责任。

  邓稼先最终没有答应妻子的请求,他选择回到梓潼的大山里,回到核武器研制基地。

  她后来回忆,过了好多天,父亲许德珩拿着报纸,指着上面“中国成功试爆”的消息,问中科院副院长严济慈:“谁这么有本事把中国的都搞出来了?”严济慈笑着说:“这要问你的女婿啊!”这时许鹿希才得知,邓稼先真的是在搞。

  后来的一些报道,曾用28年“杳无音信”来形容邓稼先从事研制后的家庭生活,这并不准确。28年里,邓稼先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青海和四川的研制基地,但偶尔需要回北京汇报工作时,他会回到北京西郊的家里,和妻儿短暂团聚——用邓稼先的话说,是“回北京出差来了”。

  许鹿希:“他性格非常活泼,非常的随和,而且非常爱玩。我儿子平平天黑以后,就拿个手电,跟着一帮小朋友,到墙根儿上,把砖头一翻过来,底下就有蛐蛐,逮蛐蛐。邓稼先一看小孩去逮蛐蛐,他也去,他还教他……”

  许鹿希:“那时孩子刚会说话的时候,很小,许多词还不能连得很长的时候,他就教他:爸爸,好爸爸,非常好爸爸,极端好爸爸……他给加了一长串(形容词)。”

  如今60岁的许进和56岁的游泽华经常保持联系,有时还会一起回到梓潼“两弹城”里的“邓稼先旧居”,他们都在自己工作之余全身心投入到邓稼先的事迹宣讲中。

  1985年,邓稼先亲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