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石孙逝世:季羡林口中北大值得记住的两校长之一季羡林

/ / 2015-10-25
丁石孙:我觉得我曾经评价过,我说最得意的一点就是我当了多少年校长,学校里没有人认为我是校长。 丁石孙:我就说,不要希望我有三把火,我认为中国的事情不是三把火解决的了,我说我只希望我这任校长能够让下一任校长稍微困难少一点。我认为我这个人干事情...

  丁石孙:我觉得我曾经评价过,我说最得意的一点就是我当了多少年校长,学校里没有人认为我是校长。

  丁石孙:我就说,不要希望我有三把火,我认为中国的事情不是三把火解决的了,我说我只希望我这任校长能够让下一任校长稍微困难少一点。我认为我这个人干事情是非常具体的,我没有太多的,怎么说呢,我没有很大的理想。

  1984年3月,在丁石孙来到北大的第32年,他从一个原本低调的学者被推上万众瞩目的校长之位。在许多人看来,丁石孙是这个校长职位的合适人选。他熟知北大发展中的各种积弊,而且在任数学系主任时,把聚集了中国一流数学家的北大第一系治理得全校首屈一指。这其中他所表现出的气度和能力正是新时代的北大所需要的。

  北京大学,中国最著名的高等学府。黄昏时分的未名湖,不禁让人想起这片湖水对中国文化教育上百年的滋养。百年的燕园就像一座总是上演精彩节目的舞台,而在1984年以前,丁石孙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站在这个舞台的中央。

  丁石孙,今年经80岁,1984年到1989年,他在北京大学担任了五年校长。1996年,他又任职民盟中央主席长达6年的时间。现在,他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回首往事,丁老说,在讲坛、政坛中,最令他难以忘怀的就是在北大担任校长的那段往事。

  在北京大学一百多年的校史上,第26任校长丁石孙并不算是非常著名的人物。即使在北大档案馆,我们也只查到寥寥可数的几张照片。但是北大著名的学者季羡林在百年校庆时,曾在报上发表过这样一句感慨,他说在北京大学的历史上,有两位校长值得记住,一位是被称为“北大之父”的蔡元培,另一位就是丁石孙。

  主持人:您刚刚想去做一个学者,突然间又让您当校长,又要回到干部、行政工作的路子,那个时候您没犹豫?

  丁石孙:我经常骑自行车在校园里走来走去,谁都可以把我从自行车上拉下来,跟我发点牢骚,批评两句。

  丁石孙: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季先生跟我很熟,我非常尊重他,可是他没有跟我讲过。校庆时候在报上发表的,后来别人给我看,我说唉哟,抬得太高,我说我在北大没有做那么多事。

  丁石孙:那太深了。因为我当校长没有几天,我就发现北大有两个附中。一个是一附中,一个是二附中。一附中是北京市的重点,二附中是前任校长实在是抵挡不过教师的压力,因为重点就不能是一般的学生,很多子弟就进不了这个附中。所以很快就有人对我说办两个附中浪费,应该合并起来。那时候我还是把问题想的比较简单,我开了一两个座谈会我就决定合并,这时碰了很大的钉子。那时一附中的老师坚决抵制,因为他们是重点中学。他说我怎么能跟这些人放在一起?当时的教育部长又打电话,说我怎么可以把北京市的重点跟一般的中学混在一起。这是我碰的一个很大的钉子。

  丁石孙:我说我不但是一般的战斗,我说前后左右上下都要战斗,这就是我对困难的估计。

  主持人:我曾经看到一个评论,就是季羡林先生对北大校长的评论,他曾经有一次说北大历史上有两位非常成功的校长,一位是蔡元培先生,另外一位就是您丁老,您听了他这个评价您是什么反应?

  主持人:实际上也看得出来您做工作的时候,实际上还是一种非常慎重、非常渐进式的这样一种改革。

  1983年,美国哈佛大学,丁石孙正在这里做访问学者。在赴美之前,他特地辞去了北大数学系主任的行政职务,一心只想做学问。但是就在他回国前的一个月,一纸任命却让这位五十七岁的数学教授重新修定了自己的人生坐标。

  丁石孙:当时我觉得我对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