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利用这段黄金时间已经写出了上千万字的文稿季羡林

/ / 2015-10-25
季羡林通常是五点钟吃早点,吃完立即工作。他早晨的工作主要是写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爬格子。季羡林兼职多,会议多,社会活动多,有时候一天要有十来项“节目”,忙得不可开交。只有清晨这一段时间属于自己,这几个小时正是他爬格子的黄金时间。几十年的...

  季羡林通常是五点钟吃早点,吃完立即工作。他早晨的工作主要是写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爬格子。季羡林兼职多,会议多,社会活动多,有时候一天要有十来项“节目”,忙得不可开交。只有清晨这一段时间属于自己,这几个小时正是他爬格子的黄金时间。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利用这段黄金时间已经写出了上千万字的文稿。

  这是一部由许多颇短的小故事编纂而成的奇书。每一篇几乎都有几句或一句隽语,表面简单淳朴,内容却深奥异常,令人回味无穷。

  那是在1995年,当时季羡林已经八十四岁高龄。然而他自己却毫无察觉,不知老之已至。当时他正处于第二个写作高峰,正在全力创作他的皇皇巨著《糖史》(季羡林用力最勤、篇幅最大的一部学术著作)。

  李后主后期词不多,但是篇篇都是杰作,纯用白描,不作雕饰,一个典故也不用,话几乎都是平常的白话,老妪能解;然而意境却哀婉凄凉,千百年来打动了千百万人的心。

  我是一个最枯燥乏味的人,枯燥到什么嗜好都没有。如果读书也能算是一个嗜好的话,我的唯一嗜好就是读书。我读的书可谓多而杂,经、史、子、集都涉猎过一点,但极肤浅,小学中学阶段,最爱读的是‘闲书’,比如《彭公案》《施公案》《洪公传》《三侠五义》《说唐》等等,读得如醉似痴。读这样的书是好是坏呢?从我叔父眼中来看,是坏。但是,我却认为是好,至少在写作方面是有帮助的。

  中国古代赞誉文人有三绝之说。三绝者,诗、书、画三个方面皆能达到极高水平之谓也,苏轼至少可以说已达到了五绝:诗、书、画、文、词。因此,苏轼是中国文学史和艺术史上最全面的伟大天才。

  1935年,季羡林到德国哥廷根大学留学,开始了十年的留学生涯。到了哥廷根,最先面临的问题是究竟学习什么专业?他不愿意像有些留学生那样走捷径,在国外学汉语;也不想继续攻读德国文学,他认为德语只是他进一步求学的工具。到底学什么呢?他在日记里写道:

  他是公认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一生潜心学术数十年如一日;他是勤奋学习的语言大师,精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等八门外语,翻译了中外大量优秀作品;他酷爱读书与写作,几十年笔耕不辍,写出了上千万字的书籍文稿,在文学界享有极高声誉,他收藏的书籍填满了整个家……

  中国词的创作到了清代又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名家辈出。在这群灿若列星的词家中,季羡林独独喜爱纳兰性德。他认为从艺术性方面来看,纳兰性德的词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一天早晨,他照例四点半起床,到东边的书房中去写作(学校把一梯两户的两套住房分配给季羡林使用,东边是书房,西边是起居室兼书房)。在埋头写作近两个小时后,季羡林感到肚子饿了,准备吃点东西。于是他放下笔,准备回西房吃早点。可是不知是谁把门从外面锁上了,他在里面开不开。怎么办?其实看看窗外,随便喊谁帮忙通知一声家里人来开门,问题就解决了。可是季羡林可不是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他看到封了顶的阳台上有一扇玻璃窗可以打开。于是不假思索,开窗跳出,从窗口到地面约有一米八高。他一坠地就跌了一个大马趴,脚后跟有点痛,但也没太在意。转身投入到一天紧张忙碌的工作会议中。第二天他又赶往了数百里外的天津南开大学去参加一项学术研讨活动,此时脚已经肿起来了。第三天当他到校医院去检查时,医生告诉他左脚跟已骨裂。问他为什么不早来治疗,他只好以抱歉的一笑作答。

  季羡林家中大小房间,共有八个。从地板到天花板,满满当当堆的全是书。册数从来没有人统计过,总有几万册。其中有一些梵文和西文书籍,堪称海内孤本。在北大教授中,“藏书状元”这个称号非季羡林莫属。季羡林说:“我的藏书都像是我的朋友,而且是密友。我的书每一本都蕴涵着无量的智慧。我只读过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智慧我是能深深体会到的。”

  季先生一生的主要活动可以用六个字来概括:学习、读书、写书,可以说他的生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