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建议保留老北京风貌未被采纳后放出这句狠话今人叹惜!梁思成

/ / 2015-10-25
据说,该提议并非梁思成一人提出,另一位建筑专家陈占祥也有参与。他们联合制订了一份《梁陈方案》,其中大概内容是想遵从“古今兼顾,新旧两利”的发展方针,去对老北京城施行更久远更科学的规划跟建设。因此俩人联合给出了老北京整体规划与保护的大体思路...

  据说,该提议并非梁思成一人提出,另一位建筑专家陈占祥也有参与。他们联合制订了一份《梁陈方案》,其中大概内容是想遵从“古今兼顾,新旧两利”的发展方针,去对老北京城施行更久远更科学的规划跟建设。因此俩人联合给出了老北京整体规划与保护的大体思路,并且提议在北京的西部,石景山周围设立新的行政工作中心,以便防护老北京的古建筑,甚至还可以省下不少建筑劳力跟资源,毕竟老北京的街区需要拆了重建,而石景山的附近空地多,直接建就好。

  虽然梁思成的方案,没有在北京城施行,但是被山西大同市的市长所采用,并且根据此方案对大同施行了古城新城并肩发展的政策,最终使得大同成为一市双城,使得古城有它的历史文化韵味,新城有他的新时代潮流风格,这对梁思成先生跟陈占祥先生来讲无疑是一种安慰。

  后来,梁思成对吴晗深表不满,并且放出这句狠话:“五十年后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然而随着北京政府东迁,以及对百年大计的推行,使得越来越多的国人认同。虽然老北京旧建筑,拥有着强烈的时代烙印,但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从这方面可以体现出,当年改造决策人员的思想。

  另外,梁思成跟陈占祥是想让新旧两个城市一起发展,促进各方的就业与居住的统一,减少人民更多的跨街区活动,以免因人口逐渐增长之后,带来拥堵现象。除了减轻交通拥堵现象外,还可以快捷发展经济,还能把老北京古城区发展为旅游胜地。因此说,梁思成两人的出发点是好的,尽管这份方案阐述得很详细,但是因为一些历史问题,始终没有得到采用,最终北京城就发展成了现今的繁荣都城。

  我国从60年代到70年这10年中,因为改革需要拆除了不少封建迷信古迹,以及大批文化遗址,但是仔细一想确实符合当时进入新时代的步伐,对此好坏与否各有褒贬,只能说我们仍需要以史为鉴,对历史始终保持一颗敬畏的心。

  不过当时也是根据实际情况出发的,毕竟在经历战火跟忍辱负重后,需要焕然一新的改革跟新尝试,特别是改革初期,我国政府人员受到苏联专家的观点影响,经过争议跟权衡后,决定以为中心开始拆旧建新。不过当时的拆迁工作者也有着自己的观点,仅是拆掉了城墙跟城墙,把大部分皇家建筑给完整保存了下来。

  新中国成立,我国很多老旧建设、庙宇、街区被拆除,使得封建社会的街头旧貌不复存在,改而是新时代的迅速崛起,这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勃勃生机。其实在1949年,梁思成却提议在北京西部地区建立新首都,以便保存北京二环之内的老北京风貌,对此大家怎么看呢?

  古代的北京城,一直以来都是皇族安居的首都重城,因此各种古建筑设施齐全,人流拥挤。假若老北京城一直得到保存,不被拆除不被破坏的话,现今应该是全球绝无仅有的最大规模的历史古城,而该地方的历史遗址则远远胜过任何地方的遗址,是一件令人十分吃惊跟震撼的事情。当年梁思成先生,身为中国的建筑师跟历史学家,他的观点跟看法有着独特之处,其目的就是想保护我国的古代建筑以及保存历史文化,所以他才提出保存二环以内老北京原貌的建议。

  但是在另一方面,很多人也非常叹惜,若是当年采用了梁思成的建议,如今的北京文化底蕴应该会更好。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