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的家务事(1):夫人 小妾历史不是别有用心(转载)梁思成

/ / 2015-10-25
“汝母欲得之物总不外火锅,腌菜坛子,黄铜烟袋之类,吾与汝母相处20余年,宁不深知耶,一叹”(1913年4月17日) 思顺1924年4月回国,照料母亲最后一程,第二年,周希哲派驻加拿大领事,思顺一家于1925年3月底离家赴加拿大,思顺把妹妹思庄也带去国外读书,...

  “汝母欲得之物总不外火锅,腌菜坛子,黄铜烟袋之类,吾与汝母相处20余年,宁不深知耶,一叹”(1913年4月17日)

  思顺1924年4月回国,照料母亲最后一程,第二年,周希哲派驻加拿大领事,思顺一家于1925年3月底离家赴加拿大,思顺把妹妹思庄也带去国外读书,思庄17岁。思顺和思庄同父同母,两人差15岁,思顺对这个妹妹非常照顾

  大女儿思顺1914年结婚,丈夫周希哲,新加坡华侨,之前是康有为助手,后被梁启超看中,介绍给自己女儿,交往一段时间后,2人结婚。如同当年梁启超赶到北京在女方家完成婚礼,梁启超女儿的婚礼,也在女方家完成。据说当天周希哲是坐着花轿到梁家的,但周不是入赘,后来思顺的4个孩子(3男1女)全部跟爸爸姓周。

  做为女人,非常理解李蕙仙的纠结和不痛快,尤其是,那个男人,之前给自己无限希望,跟自己说要一夫一妻,美梦十多年后,终究还是破灭了。很多时候,没希望就不会失望,如果梁启超一开始就三妻四妾,也许妻子反而不会那么意难平——那种辗转微妙的心态,女人应该都懂的。

  虽然说往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但从后来的事实反推,何小姐在梁启超心中,未必占多重要的位置,完全不是心心念念的明月光朱砂痣,只能说是一朵意外的小浪花,平息了也就没了,偶尔的交集并没有留下多深的印记。

  1911年底,国内辛亥GM爆发,清廷被颠*覆。一直致力于政改的梁启超终于可以回国了。1911年9月,梁启超从日本启程,顺利抵达大连,奉天,但形势日变,局势危急,为了人身安全,终究没能到达北京,又匆匆返回日本。

  “读报见米价落,疑必小有所获……终以戒断为善”(1912年12月20日)

  故事到这里,是夫妻间的温馨日常模式,很细节,很琐碎,但很动人。历史和生活就是由这样的无数个细节片段组成,幸好梁启超时不时有些离家的日子,和家人通信联系,让后人可以最真实地感受梁家的生活细微处。

  16岁(虚岁17)中举人的梁启超,在广东当地被誉为“神童”,虽然他仅仅出身耕读世家,家中只有几亩田地,家境贫寒,但才华弥补了出身不足,还是让从二品大员对他印象深刻,并且后来欣然与之联姻。

  对于李蕙仙,梁启超也是时时挂心的,李投资有损失,梁启超立刻寄钱补上缺口,哪怕劝说妻子不要再做那些,也是语气温和,苦口婆心;

  1924年8月12日,李蕙仙去世前不久,梁启超给朋友的信中,谈到自己和家里情形,无奈忧愁狼狈:说妻子的病情很残酷,左右不能离人,思顺自己还有3个孩子,心挂2头,已经生病了,打算之后10天或半个月要实行换班,轮流陪护。信中还提到家里人手不够,王来喜快生了,所以很希望思成能回来:“思永既行,小妾又临月,现在已狼狈万分,望思成归如望岁,且其母亦已知之,日盼归期。”

  对于梁启超的小家而言,李蕙仙是孩子们的嫡母,她对孩子们都很好,至今没有看到任何资料说她有偏心或对庶子女不好,反而经常看到她带孩子们出门游玩,下馆子吃饭,她自己生的孩子大了,后来带出去的都是小妾生的孩子。那些记录,都是梁启超在信中写的,线多岁的思永生病,李蕙仙出门在外,特意打电话回家,说思永须身体康复后才能返校。

  对于这段姻缘,梁启超身边的人给予大大的祝福,也非常清楚地看到可以给梁启超带来的诸多好处。在临行前,康有为赋诗一首为贺,最后两句为:“贾生正年少,诀荡上天门”——上天门啊,与“好风凭借力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