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与共产国际李大钊

/ / 2015-10-25
李大钊很早就期待世界革命经由俄国传播至中国。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李大钊所著《法俄革命之比较观》一文中看出。李大钊说:“由地理之位置言之,俄国位于欧亚接壤之交,故其文明之要素,实兼欧亚之特质而并有之。林士(Paul S. Reinsch)论东西文明之关系...

  李大钊很早就期待世界革命经由俄国传播至中国。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李大钊所著《法俄革命之比较观》一文中看出。李大钊说:“由地理之位置言之,俄国位于欧亚接壤之交,故其文明之要素,实兼欧亚之特质而并有之。林士(Paul S. Reinsch)论东西文明之关系,有曰:……‘俄罗斯之精神,将表现于东西二文明之间,为二者之媒介而活动。果俄罗斯于同化中国之广域而能成功,则东洋主义,将有所受赐于一种强健之政治组织,而助之以显其德性于世界。”于是,李大钊说:“吾人对于俄罗斯今日之事变,惟有翘首以迎其世界的新文明之曙光,倾耳以迎其建于自由、人道上之新俄罗斯之消息,而求所以适应此世界的新潮流,勿徒以其目前一时之乱象遂遽为之抱悲观也。”③

  从1920年共产国际和中国革命建立联系开始,中经二七惨案,后至西湖会议,中国者经历了从联合吴佩孚到联合孙中山的演变过程。二七惨案之后,一般人认为联合吴佩孚是个政治错误。如邓中夏曾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1919—1926)》中简单地把建党时期联合吴佩孚的政策归结为陈独秀、李大钊的政治策略上有机会主义倾向。这样说是不全面的,应当说由于党还处于幼年时期,他们在政治上是受了苏俄对华外交政策的影响。

  早在1918年11月15日李大钊在《庶民的胜利》一文中,就把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联系在一起,说:“1917年的俄国革命,是20世纪中世界革命的先声。”①与此同时,李大钊在《Bo1shev-ism的胜利》一文中,说布尔什维主义是“20世纪世界革命的新信条”②。这时,李大钊的政治思想是向往俄国革命的,他痛恨给人民带来无穷灾难和痛苦的专制制度。李大钊由于痛恨专制制度而更向往俄国革命,又由于向往俄国革命而更加痛恨专制制度。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所有这些,都促使李大钊去联系俄国革命者以及由于俄国革命胜利而建立起来的共产国际。

  1919年1月,经过列宁的努力,揭开了成立共产国际的序幕,发出了《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邀请书》,号召成立共产国际:“签署此邀请书的各党派和组织认为,召开新的革命国际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实属必要。在战争和革命期间终于看清,不仅旧的社会党、社会以及第二国际已经彻底破产,不仅旧的社会的骑墙派(所谓中派)已不能进行积极的革命行动,而且真正革命的国际目前已十分清晰地展现出轮廓。”④

  上述事实说明:1920年春天之前,李大钊已经在寻求同俄国革命者以及共产国际组织建立联系;而俄国革命者和共产国际组织,也在寻求同中国革命者建立联系。来自苏联方面的材料说:1919年夏天,在后来成为俄(共)中央委员会西伯利亚局东方人民处负责人的伯特曼会见了李大钊。⑦但中国学者从未提到过这一事实。中国方面有章志回忆及据此提供的李大钊会见苏俄友人的事实。说:“陈独秀走后,大钊同志曾在天津设法与列宁领导下的苏俄取得联系,到特别一区(即天津原来的旧俄租界)会见苏俄友人,相互交谈了些对革命的见解。”⑧这个材料也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

  李大钊是中国的创建者之一,他对于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建党,作出了最杰出的贡献。由于中国的建立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和在共产国际帮助下进行的,因此,他著文欢呼、拥戴、介绍俄国十月革命,这实际上是为从思想上、政治上建党作准备。这也是从组织上同俄国革命者、共产国际建立联系和使中国成立后成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的序幕。因此,李大钊不仅是思想上、政治上建立中国的杰出代表,在组织上也是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力图同共产国际建立联系的第一人。

  苏俄、共产国际联合孙中山的政策,日益受到吴佩孚的仇视。于是他在1923年1月26日孙中山和苏俄代表越飞发表联合宣言后不久,一手策划了二七大屠杀。从此,联合吴佩孚的政策彻底宣告结束。二七惨案后,李大钊按照共产国际关于人加入的策略,推动了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形成,为改组作出了贡献。1924年1月20日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李大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