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以沿承因袭李大钊

/ / 2015-10-25
最早对西方自由主义概念做出了深入的阐发的话,那么李大钊则率先结合对中国封建专制主义道统进行深刻批判和反思,对自由主义做出了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新诠释。 李大钊对民国建立以后的政治局面始终是不满意的,这就促使他思考究竟要建立什么样的民主政治。基...

  最早对西方自由主义概念做出了深入的阐发的话,那么李大钊则率先结合对中国封建专制主义道统进行深刻批判和反思,对自由主义做出了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新诠释。

  李大钊对民国建立以后的政治局面始终是不满意的,这就促使他思考究竟要建立什么样的民主政治。基于此因,他在《民彝与政治》一文中提出了他的政治设想和方案。在李大钊的构思中,最适宜之政治就是“惟民主义为其精神、代议制度为其形质之政治,易辞表之,即国法与民彝间之连络愈易疏通之政治”。尽管“代议政治虽今犹在试验之中,其良其否,难以确知,其存其易,亦未可测。然即假定其不良、其当易,其起而代之者,度亦必校代议政治益能通民彝于国法之制,决非退于专制政治,可以笃信而无疑”。

  追求自由、平等,要求个性解放是西方民主政治建设首先提出的命题。从西方民主思想的发展进程来看,也是先提出个性解放、自由平等思想,然后再涉及代议制度本身。而从中国近代民主思想发展史来看,自由、平等的思想和个性解放的思想晚出,思想家首先着眼于政治制度本身的探讨,呈现出与西方迥异的思想发展路径。因此,自由问题没有引起思想家应有的重视。李大钊鲜明地提出了中国近代民主政治建设的主题,将自由奉为代议政治的基础、民主制度的根基,这在中国近代民主思想发展的进程中是有其特殊意义的。尽管自由、平等、追求个性解放后来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思想主调,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像李大钊这样认识问题,敏锐地抓住西方民主思想真谛的思想家也还是鲜见的。尽管表面上看李大钊似乎没有某些民主制度的捍卫者那样激进而富有激情,但他的思想却远比那些人要深刻得多。

  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中,李大钊很重视总结中国古代异端思想家和近代启蒙思想家的反封建思想,吸取他们的思想精华。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他非常推崇谭嗣同冲决网罗的精神,《仁学》一书成为他阐述民彝思想的重要思想补料。

  在李大钊整个思想演变的进程中,政治思想的变化是最显著的,而政治思想的变化又是以民彝思想为基轴的。1917年1月,李大钊在《甲寅》日刊发表了《孔子与宪法》一文,又一次明确使用了“民彝”这一政治哲学概念。他抨击“天坛草案”中关于“国民教育以孔子之道为修身大本”的规定,斥责它为“束制民彝之宪法,非为解放人权之宪法”。自此,李大钊在以后的文章中没有再使用过民彝这个概念。但是,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民彝思想和追求。随着整个世界民主主义运动的发展和中国民主革命的深入,李大钊开始使用新的政治哲学概念来表达自己的政治理想。

  基于这种认识,李大钊疾呼要讲求“为我”、“有我”,树立自主意识、自我权威,从而冲破封建专制主义的束缚。他把实现自由看成是一种权利,失却了自由,必然会失去权利。“失却自主之人格,堕于奴隶服从之地位”。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他认为,缺乏自主意识、“尽丧其为我”的国民“尊重史乘、崇奉圣哲之心既笃 ,依赖之性遂成于不知不识之间”。那些“忧乱思治之切者,骇汗奔呼,祷祀以求非常之人物出而任非常之事业”。因而使得“神奸悍暴之夫,窥见国民心理之弱,乃以崛起草茅,作威作福,亦遂蒙马虎皮”。袁世凯之所以得逞 ,实是国民“蔑却自我之心理有以成之耳”。

  李大钊对中国政治传统的反思与批判主要集中在对“英雄主义”和“人治”的分析。如果说西方民主政治传统的特点是重法制的话,那么中国专制政治传统的特点就是重人治(英雄政治、贤人政治)。这是封建专制主义政治的核心。李大钊的反思始终围绕着这个核心。他从历史观的角度入手深入批判了英雄史观。他对近代西方思想家的英雄史观作了分析,认为英格兰史学家加莱罗(Carlyle)的英雄论“为专制政治产孕之思想,今已无一顾值”;美国文学家耶马逊(Emerson)的理论“终以神秘主义为据,以英雄政治为归”,“亦病未能取”。只有俄罗斯文学家托尔斯泰(Tolstoy)之说“精辟绝伦,足为吾人之捧喝矣”(《民彝与政治》,下同)。因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