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确立他在北京文艺界的一席之地齐白石

/ / 2015-10-25
民国初年齐白石北漂到京城,曾两次入住北京法源寺。入住法源寺期间,齐白石在好友以及法源寺住持道阶的提携下,扩宽了人脉,增长了阅历,加之错综复杂的湖湘人文关系网的共同推动,促成其进行“衰年变法”,并确立他在北京文艺界的一席之地。澎湃新闻刊发的...

  民国初年齐白石北漂到京城,曾两次入住北京法源寺。入住法源寺期间,齐白石在好友以及法源寺住持道阶的提携下,扩宽了人脉,增长了阅历,加之错综复杂的湖湘人文关系网的共同推动,促成其进行“衰年变法”,并确立他在北京文艺界的一席之地。澎湃新闻刊发的此文为作者对齐白石与法源寺关系渊源的最新考证文章。

  其二画远山如黛,鸟儿归林,前排芦苇一丛,白石写道:“北京将晚时远观晚景。”(图12)其三画小屋一间,屋门口一小人向外张望,地上浓黑墨点纵列排布。上题:“此地贫居老萍愿家,为己未七月初八日有京城外归画此。此大墨点秋来之红胜于春花,问污土人知为铁扫帚。”仿佛画的是自己在羯磨寮居住时思家的心情(图13)。其四画于湖南胡、姚石倩去社稷坛(中山公园)游玩看到黄昏时的公园情境,题有“时值黄昏,余霞未减,树影朦胧。余删去闲人游女,以之境画止成图,恐观此者必谓大非公园。因作是记。己未七月九日,白石老人居法源寺,时槐花正开”(图14、图15)。

  齐白石入住法源寺跟杨潜庵有着莫大的关系。杨昭儁,字潜庵,室名净乐宦、环碧草堂,湖南湘潭人。其父杨芷生,为何绍基的高足,同治、光绪年间以书名称湖南。杨潜庵受父亲影响,擅长篆刻,精鉴别,富收藏,善篆隶,楷书学六朝造像。大约1913年开始久居北京,民国初曾任秘书。同为湘潭人的易宗夔著《新世说》,这样夸赞杨潜庵

  2019年11月1日,北京法源寺,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佛学院常务副院长宗性法师和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为“齐白石寓居处”揭牌。

  道阶法师宿爱文人翰墨,和湖湘文人多有交游,其禅室更是文人书画点缀其间。曾有《朱氏姊妹合璧牡丹卷》题跋记录,李德群带女眷来京,杨潜庵特邀湖南画家尹和伯的弟子朱氏姊妹画牡丹,装赠道阶法师。可见道阶法师更喜欢湖湘一脉的绘画艺术风格,因而对齐白石这样一个诗书画印皆擅的湖南老乡,不仅提供了遮风挡雨的生活保障,而且应在其他地方多有提携,只是未能从文献上一一考证。

  早年在京的湖南会馆主要服务于进京赶考的同籍士子和同籍官员。以湖南当地先贤为榜样,给参加考试的湖南士子提供精神支持和物质保障,助其争取金榜题名。民国后,在社会巨变的影响下,在政府明文政策的规定下,北京湖南会馆逐步演变成了同乡会组织,凡是同乡人士均可以在会馆居住。民国时期,随着国内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变动,北京的湖南会馆参与到“辛亥革命”“驱张运动”和“维护水口山矿权”等政治和经济运动中。孙中山曾五次到湖广会馆,的成立大会就是在湖广会馆进行的。

  “看花每与东风载,路转幽房出前殿。千百丁香初解结,一一庄严佛面。宣南古寺此为佳,时惹游人集如霰。”

  1914年,齐白石的老师王闿运在81岁高龄时被招入京担任国史馆长。这年春,道阶做留春大会,邀请王闿运为坛坫主,与会者百人之多,先朝耆老,一时名士,共赏丁香。王闿运首唱五律二章,并绘有《留春图》。这一年正值袁世凯复辟前期,王闿运《法源寺留春宴诗集》序言中亦有一番感慨之词:

  “己未正月廿四日出门,行七日始到长沙......三月初二下午八点钟买车据,十一点半开车往北京。初四日早到北京。见杨潜庵,伊代佃法源寺羯磨寮房三间居焉,当付佃金八元,立有摺据。”

  小说是可以假设的,历史的真相是需要发掘的。法源寺——一座千年古刹,自唐代建立以来,不论是与佛教历史,还是与政治、经济、文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