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齐白石】齐白石:饱谙尘世味尤觉菜根香 2016-11-04齐白石

/ / 2015-10-25
齐白石生于“糠菜半年粮”的穷苦之家,他感念白菜,认为白菜是菜中之王,念念不忘“先人三代咬其根”,宣称“菜根香处最相思”。齐白石还把文人画家所鄙夷的畚箕、柴耙之类的农具收入画图,并且声明:余欲大翻陈案,将少小时所用过之物一一画之。61岁时,齐...

  齐白石生于“糠菜半年粮”的穷苦之家,他感念白菜,认为白菜是菜中之王,念念不忘“先人三代咬其根”,宣称“菜根香处最相思”。齐白石还把文人画家所鄙夷的畚箕、柴耙之类的农具收入画图,并且声明:余欲大翻陈案,将少小时所用过之物一一画之。61岁时,齐白石把北京自家的画室命名为“甑屋”。甑,是古代穷苦人做饭用的一种瓦制炊具。齐石白为何要以“甑屋”命名自己的画室呢.

  印与文字中,不仅仅是人们惯说的“草木情、泥土香和蔬笋味”,还有对亲情、友情、生命等的祝福和寄托。正是齐白石,为他自己,更为蹉跎年代的中国人保留着一份美好、纯真、有情趣的生活;使得今天的中国人也能在齐白石的作品前,仍深深地感动

  说起白菜、萝卜、丝瓜、竹笋、菌子、辣椒、南瓜、草虫、等等,许多名画家不画的平常物,却是齐白石笔下的最爱。这都是他日常陪伴过的,吃过、种过,看过的东西,每一件事物无不带着他的记忆与乡思。齐白石是受过大苦难的人。他虽有90多岁的高寿,但命运多舛,常年奔波在外。战乱中的苟且偷生,再没有人比齐白石体会更深刻的了。

  如果要给20世纪的中国美术选一个形象代言人的话,非齐白石莫属。他一生创作之丰,涉猎之广,集中国艺术之大成。

  他对甑屋作有一条注解:余童子时喜写字,祖母尝太息曰:汝好学,惜生来时走错了人家。三日风,四日雨,哪见文章锅里煮!明朝无米,吾儿奈何!后五十年,余尝得润金买柴米,祖母又曰:哪知今日锅里煮儿之画也!忽忽余年六十一矣,犹卖画于京华,画屋悬画于四壁,因名其屋为甑,其画作为熟饭,以活余年。痛祖母不能同餐也! 回首往事,情真意切。齐白石慨叹之中,几许亲情,几缕乡思,几多家愁。于是,他把这亲情、相思、家国情愁都写在文字里,画在作品中。

  1918年,齐白石“二月十五日家人避乱离借山,七月二十四日始归”,“避害夜宿紫荆山草莽中,大雨”。他在诗中写道:“月黑龙鸣号夜乌,一时逃窜计都无。”“七月玄蝉如败叶,六军金鼓类秋砧。”“五洲一笑国非亡,同室之中作战场。”“四顾万方皆患难,诸君挥泪再思量。”“愁似草生删又长,盗如山密难铲平。”……这样的诗句令人想起在安史之乱中的杜甫。

  对家乡的思念,对亲人的眷恋,时刻萦绕他脑中,对那些曾经维持自己和家人生计的蔬果,他依然难忘——“充肚者胜半年粮,得志者勿忘其香”、“饱谙尘世味,尤觉菜根香。”齐白石还喜欢画白菜,“清白传家”是齐白石画白菜时常用的画题。

  1917年秋天,他写下了一段在家乡躲避官匪绑架的亲身经历:“吞生草莽之中,夜宿露草之上,朝餐苍松之阴。时值炎热,浃背汗流。绿蚁苍蝇共食,野狐穴鼠为邻。殆及一年,骨如柴瘦,所胜

1
齐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