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雪意盎然沈从文

/ / 2015-10-25
美丽的虹彩是转瞬即逝的,短暂的婚外恋情,也总不敌长久的婚姻,于是“那个失去了十年的理性,才又回到我身边”!高青子最后选择了退出沈从文的生活,时间大约是1942年。于是沈从文写道:“因为明白这事得有个终结,就装作为了友谊的完美……带有一点悲伤,...

  美丽的虹彩是转瞬即逝的,短暂的婚外恋情,也总不敌长久的婚姻,于是“那个失去了十年的理性,才又回到我身边”!高青子最后选择了退出沈从文的生活,时间大约是1942年。于是沈从文写道:“因为明白这事得有个终结,就装作为了友谊的完美……带有一点悲伤,一种出于勉强的充满痛苦的笑……就到别一地方去了。走时的神气,和事前心情的烦乱,竟与她在某一时写的一个故事完全相同。”

  1939年6月27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会第111次会议通过决议:“聘沈从文先生为本校师范学院国文学系副教授,月薪二百八十元,自下学年起聘。”而高青子因沈从文的推荐也在西南联大图书馆任职,我们从教职员名录中查到:“图书馆员高韵秀,到职时间为1939年6月,离职时间为1941年2月。”

  “虹”是美的象征,沈从文的“看虹”,可解释为对美好女性的追求。它指向的正是高青子,何况高青子的小说集,不正是名为“虹霓”吗?金介甫也认为《看虹录》的女主角,正是《水云》里的“偶然”。他说:“我曾写信问过沈从文夫妇,打听《水云》中的偶然到底是谁?沈在1985年3月9日回信中只简单说了一句的确有过这样的人。据作家金堤说,《看虹录》里写的那个房间他很熟悉,写的正是昆明的沈家。1982年金堤向沈从文夫妇打听过这件事。张兆和说,沈当时不让她读《看虹录》。金堤问到这篇小说的真实性时,沈只是笑而不答。“但他的笑说明,小说中必定有某种程度的真实性。

  1938年诗人徐芳也来到昆明,据她说她当时住在昆明市玉龙堆四号,她和张敬小姐住一间房,而高青子和熊瑜(熊希龄的侄女)住一间房,她们共享一间客厅。

  这里沈从文提到的那个故事,也就是高青子的《紫》,那是高青子写她和沈从文的婚外恋的故事,故事结尾是女主角最后像流星般地划过天际,不知所终,而在现实中高青子也倏然飘隐,听说后来跟一位工程师结婚了。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沈从文在同年8月12日,离开北平,南下武汉、长沙。1938年4月经贵阳到达昆明。而当时张兆和刚产下次子虎雏,身体虚弱,并没有与沈从文同行。

  在昆明期间俩人同在西南联大,他们的交往就更加密切了。徐芳在访谈中表示当时对他们俩人的往来,流言是颇多的,主要在于沈从文早已有家室了。而作家孙陵在《浮世小品》书中,有着近距离的观察,他说:“沈从文在爱情上不是一个专一的人,他追求过的女人总有几个人,而且,他有他的观点,他一再对我说:打猎要打狮子,摘要摘天上的星子,追求要追漂亮的女人。他又说:女子都喜欢虚情假意,不能说真话。他对于女人有些经验,他对我说的是善意的,我复述也并无恶意,虽然我并不同意。这时他还发表了一篇小说,《看虹录》,完全是摹拟劳伦斯的,文字再美又有何用?几位和他要好的朋友,都为了这篇小说向他表示关心的谴责。他诚恳地接受,没有再写第二篇类似的东西。”

  学者刘洪涛在1997年时曾就高青子之事,访问过张兆和女士,张兆和对该事仍耿耿于怀。她承认高青子长得很美,亲友们曾居中劝解,有人甚至要给高青子介绍对象,以了结她和沈从文的关系。

  沈从文在1941年7月写成小说《看虹录》,后来在1943年3月重新改写,并发表于同年7月15日的《新文学》第一卷第一期。故事叙述一个作家身份的男子,在深夜去探访情人,窗外雪意盎然,室内炉火温馨,心灵早已相通的俩人,在这愉悦的气氛中放纵了自己,他们向对方献出自己的身体。

  其实,更直接而权威的说明,是沈从文自己。他提到他在《看虹录》中的“屈服”是:“火炉边柔和灯光中,是能生长一切的,尤其是那个名为感情或爱情的东西……一年以来努力的退避,在十分钟内即证明等于精力白费。”“我真业已放弃了一切可由常识来应付的种种,一任自己沉陷到一种感情漩涡里去。”

  小说插入大量抽象的抒情与议论来体现沈从文的独特思索,他进行多种文本的实

1
齐白石